新中国美术70年|年轻的董希文当年如何绘就了《开国大典》

时间:2019-12-02 09:33:45 来源: 网络

从10月3日起,一批见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古典绘画将继续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屹立东方——古典美术作品展”上向公众展示。其中最著名的作品无疑是董文茜的《开国大典》。

油画《建国典礼》成功地展示了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盛大庆典。毛泽东在天安门讲台上宣读了中央人民政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公告。然而,是30多岁的年轻画家兼教授董文茜完成了这部经典杰作。这部作品影响很大,也被称为“共和国成立的艺术见证”。

董文茜的创建仪式

1951年初,中宣部和文化部开始筹备中国共产党成立30周年,其中之一就是举办党的庆祝展览。作为一个展览场所,中国革命博物馆很快组织了几十位著名的中国画家进行惊奇的创作。仅在几个月内,他就创作了近100幅关于革命历史主题的画。1952年,中国革命博物馆决定委托中央美术学院组织完成一个巨型命题油画“奠基仪式”。中央美术学院后来把这项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年轻的画家和董文茜教授。

董文茜(1914-1972)出生于浙江绍兴。他的父亲董若卿是著名的文物鉴赏家。文化孕育的深厚的家庭氛围早就培养了他对绘画艺术的热爱。然而,董文茜的父亲董若卿认为他作为画家的生活没有保障,在这条艰难的艺术道路上也不同意他。他父亲的劝阻不起作用。1932年,董文茜被杭州枝江大学土木系录取,但第二年他向姐姐借了30元钱,秘密进入杭州艺术学院。

1936年,董文茜(左起)和杭州艺术学院的同学合影。

1943年,董文茜去中国西北的劳苦大众中生活。在此期间,他用三年时间复制了大量敦煌壁画,并结合现实生活进行创作,在油画民族化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步。1946年,在吴作人和李宗晋的推荐下,董文茜去国立北平艺术学院教书,参加了欢迎北平解放的斗争。1949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董文茜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年10月1日,董文茜兴奋地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奠基仪式。新中国成立的宏伟前景使他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去创造建国仪式。三年后,这一特殊责任落在了他的肩上。这可以说是历史上的巧合。

1949年10月1日在成立仪式现场

1952年,38岁的董文茜在北京西宗埠胡同的一个普通房间里开始创作。

事实上,董文茜并不急于开始写作。他必须做一些充分的准备。当时,美术学院和中国革命博物馆为他准备了建国典礼的电影档案和一些摄影资料。经过几天的研究,董文茜认为这些材料中的中央领导人和广场上的人们的形象并不充分,这显然不符合他自己的想法。根据他自己的理解,他觉得这幅油画需要一幅“快乐团圆”的构图,其中共和国的开国领袖和广场上的人们被包括在同一幅画中。他决定打破现实主义的限制,根据自己的理解选择构图。然而,在这些电影和照片中,只拍摄了他们领导人的肖像和面部特征。

董文茜的开国大典素描

董文茜先画了一张草图。在草图中,除了毛主席横着站在图片中间,其他领导人都站在图片左侧的三分之一左右,形成了一个左右差别很大的布局。从总的作文规则来看,它似乎是不平衡的。他特别担心如果他画大型油画会有什么影响。其次,天安门门楼中央两柱廊之间的跨度在构成上大大拓宽,这与实际建筑结构大相径庭,可能会引起人们的批评。他写这篇作文的原因是为了表现天安门广场的清晰和开放以及群众场景的壮丽和壮丽,这使国家领导人置身于这样一个天地的宏伟气氛中,从而反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了起来“庄严宣誓”。

图中,毛主席站在天安门城楼中央,在麦克风前严肃地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身后站着刘少奇、朱德、周恩来、董吴彼、宋庆龄、李姬神、张兰、林曲波、郭沫若等各界代表。他们胸前挂着红旗,表现出听“公报”的兴奋。广场上的红旗像一片森林,五颜六色、整齐划一的队伍和严肃的标兵显得庄严、宏伟而温暖。塔的左侧有一排红色的柱子和红色的宫灯,崭新的紫色地毯和盛开的菊花,天上翱翔的白云和鸽子都象征着祖国的独立、自由、繁荣、繁荣与和平。

从草图中我们可以看出,董文茜有两个创造性的突破:一是除了毛主席站在中间位置附近,其他领导人都站在画面的左三分之一,而右边是广场人群,因此根据一般构图规则,左右差异较大的布局是不平衡的,但可以更好地突出节日气氛;另一个是,按照正常的规则,毛主席的右前方应该有一个红色的大柱子,但它从草图中被去掉了,使广场更加开放。

董文茜拿着这幅素描咨询了许多画家,如徐悲鸿、艾忠信、江峰、吴作人、罗公刘等。艺术界的同事对董文茜大胆的创作理念表示赞赏。他们认为,第一次突破增加了广场上领导人和人民之间的对比效果,一个现实,一个现实,一个距离,一个又一个更少,可以更好地突出节日气氛。然而,第二个突破被认为是极其大胆的。如果移走柱子,广场会显得更宽敞。相反,如果柱子被粉刷,它会显得笨重。为了安全起见,董文茜还要求几位建筑师接受教育,他们都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和赞同。著名建筑师梁思成评论道:“这幅画的右边有一根没有画的柱子...这是建筑上的一个大错误,但在绘画上却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很快,董文茜投身于开国大典的油画创作。

谈到这幅画的创作,董文茜说:“在这幅经过装饰处理的画中,我们尽最大努力展现华丽,描绘出一幅阳光灿烂的庄严而温暖的景象。”

20世纪40年代的东文茜

董文茜的女儿董沙溢回忆道:“房子太小了。我妈妈把几张床排成一排。离开一个空间后,我父亲在墙上钉了一块四米多宽的帆布。然而,因为房子太短,我只能先把下面的部分卷起来。他在房间里来回蹬了几天椅子,屏幕上出现了领袖的形象。我父亲运用了大量的想象力来展示一个古老国家的新生活:他在屋顶上挂红灯笼来让他的家人开心,然后去紫禁城观看因年老而发黄的白色大理石栏杆。这两个哥哥很淘气。他们很高兴帮助他们的父亲筛选沙子和油漆地毯,因为他想象天安门讲台上的地毯一定是崭新蓬松的...虽然这项工作是在紧张和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光线不足的房间会闪烁和变暗,卷起的部分会影响视线。所以这幅画被带到了大姨妈和她的家人居住的两层楼高的建筑里。光线更亮了。这位娇嫩的阿姨给宋庆龄穿上旗袍,她的黄菊花派上了用场。一个多月后,开放、宏伟、壮丽的油画《开国大典》完成了。

在此期间,许多画家和美术学院的学生来到这里观看。当一切即将结束时,艾仲辛说,“毛主席在里面越来越高。”画家采纳了这个观点。他把毛主席的“头像”抬高了一英寸(当然,这需要修改整幅肖像)。完成后效果更好。两个月后,巨型油画的创作“奠基仪式”完成了。

“开国大典”完成后,在色彩的使用上,强调色彩的简洁性和对比性。远处红地毯、红灯笼、红柱和红旗的海洋与蓝天、白云、绿树和鲜花形成强烈的对比,使画面生动活泼。蓝天白云的金色菊花的描绘,不仅指出了高风冷秋的季节,也与黄色的灯柱相呼应,增强了华丽灿烂的庆祝气氛。

董文茜创立仪式的一部分

不管面积有多大,一次画天空都是合适的。为了干净、均匀地绘制天空,或者有意识地上下改变天空,天空在一个大碗中被预先调整成三层颜色,上、中、下,以免在调色板上造成混乱。调整上、中、下三层天空时,应先调整上层颜色,中间层颜色应添加白色粉末或其他颜色,成为下层天空颜色。建国典礼上的天空非常晴朗和美丽。为了增强地毯的质地,锯末和沙子混合到颜料中以增强地毯的质地。在这幅画中,张兰长袍上的褶皱似乎是经过特别熨烫和折叠的,只是为了庆祝而穿的。有白色大理石栏杆故意不是漆成白色,而是黄色,以反映中国是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古老国家。这幅画强调了物体固有的色彩,弱化了因光和环境而异的油画色彩方法,融合了中国画工笔重彩的绘画技法和敦煌壁画的色彩特征。

“创建仪式”在完成后在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厅举行。可以说,“开国大典”倾注了画家董文茜对新中国无与伦比的爱。他还通过这幅画表达了亿万中国人民对新社会、中国共产党和人民领袖无与伦比的支持和热爱。同时,他还描绘了共和国的辉煌前景。

董文茜创立仪式的一部分

画家艾仲辛曾经做过如下分析:“从构图到色彩设置,从人物到场景,其风格足以反映一个广阔国家的风格。董文茜对左侧不到一半宽度的主要人物的处理不仅在手法上大胆,而且重要的是他理解整体画面的构图...“开国大典”的大颜色很容易理解,看起来也很简单,但是红、蓝、金(流苏、菊花)是刻意安排的。它描绘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庄严而温暖的场景……”

看过这幅油画后,一些著名画家都认为它是一幅罕见的油画。中国革命博物馆展出的这幅画在艺术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徐悲鸿看了《开国大典》后非常激动,对它评价很高。他说:“董文茜成功完成了任务,应该得到100分。”但与此同时,他也根据西方油画的传统标准进行了下半年的评价:“应该扣除五分,因为油画缺乏特色。”

然而,“油画特色缺失”在这里指的是绘画在很大程度上运用了中国画的技法和风格。但这正是许多艺术家认为的建国仪式的成功之处。如果传统油画是用光和颜色创作的,那它就不会有如此温暖的氛围。艾仲辛说:“建国典礼在油画艺术上的主要成就是创造了一种受大众欢迎的中国油画新风格。这是一种新型油画,成功继承了盛唐装饰壁画的风采,体现了国画的特色,使油画朝着民族化的方向发展。”

1953年9月27日发表在《人民日报》头版的建国仪式

1953年,《人民日报》在其头版刊登了油画《建国典礼》。也是在这一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在全国发行了“建国典礼”成人绘画,发行量达到高峰。

同年,中国计划在印度举办新中国经济文化建设展览会。5月,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了一批美术作品,包括《开国大典》。

1953年,毛泽东(左二)、刘少奇(左一)、周恩来(右二)等人在中南海怀仁堂观看了“开国大典”。

这一天,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江峰通知董文茜:“周扬等领导将带他去中南海报到。在中南海,他们会见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等国家领导人。东文茜很善良。领导人开会时总是站得远远的,保持距离。直到周扬喊出他的名字,他才走到前面。毛泽东热情地和他握手。我们一起回顾了几十件美术作品,江峰、董文茜等艺术家回答了领导的提问。当他们一起看“建国仪式”时,几位国家领导人都很高兴。毛泽东点头称赞:“这是一个大国,这是中国。他还自豪地说:“当我们的画被带到世界上时,别人无法和我们的相比,因为我们有一个独特的民族形式。"

东文茜

至于董文茜,值得记住的是,《开国大典》实际上只是他众多作品中的一部。由于其广泛的社会功能,受到了过多的关注,掩盖了本应属于东文茜的更丰富、更立体的艺术成就。袁运生回忆董文茜时曾写道:“他有很强的自律和使命感。就像中国历史上那些典型的知识分子一样,各种矛盾都积存在他们的胸中,不叫苦。他相信艺术的理想比这一切更重要,他坚持终生将油画国有化的目标,并警告他的学生,“这是一千年的负担”。他用尽了所有的精力,抓住了每一个有限的机会,努力练习,耗尽了他的精力。如果未来环境的命运对他不那么严酷,以他的才华和勤奋,应该做多少更有意义的事情!"

2011年6月,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现代经典艺术展”首次向公众开放。最引人注目的是挂在展厅里的“奠基仪式”油画。

2014年12月19日,“东文茜诞辰百年展”在中央美术学院开幕。经过多次收藏,这次展览是东文茜世界上作品数量最多的一次。

2019年8月,“建国典礼”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东方经典艺术展”上展出。报纸《澎湃新闻》获悉,由于工作需要,国家博物馆于9月21日至10月2日暂时关闭。这项工作将于2019年10月3日至11月9日对公众开放。

(本文的部分内容摘自《北京晚报》、《生活时报》等相关报道)


任你博 w88优德 北京快3投注 广东11选5购买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